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六章 出狱就懵荣金山

作者:谶言妄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920年罗伯特?豪斯注意到,注射麻醉剂东莨菪碱后,患者会进入一种特殊的镇静状态,他们会在无意识状态下准确地回答问题;由此豪斯大胆猜测东莨菪碱或其他麻醉剂也许可以让人如实回答问题,或许可借此审问犯人,他将具有这类效果的药物称为“吐真剂”。

????通过压制脑神经应激反应,让大脑对外界刺激做出最原始反应,痴呆机械的回答问题;当然这东西有点鸡肋,主观意识被强烈抑制后,潜意识占据大脑,往往会说出一些与提问完全无关的废话。

????最重要的是,陈烁没有这东西!

????对他而言这东西的作用远没有四五瓶二锅头来的效果大!

????而且想要用这种手段诱使冯一贤说出密码电台的联系方式也不现实,还不如找一找他家中是否有专门的密码本一类的东西。

????“阿秋,把你们家的绳子给我找出来,把他绑了!”陈烁对一直躲在角落偷觑的阿秋大声说道。

????“阿巴阿巴~”

????阿秋畏畏缩缩的从角落里站了出来,咕哝着比划着双手。

????陈烁也不明白她比划的什么意思,只是掉转了一下枪口道:“赶紧去拿绳子,不然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你!”

????“阿巴阿巴~”阿秋忙不迭的点头。

????没过一分钟,她手上拿着一圈绳子来到陈烁面前。

????“绑上,再把他嘴给我堵上!”陈烁指点着她将冯一贤反复捆绑成一个粽子似的模样。

????看着一双眼睛在滴溜转的冯一贤,陈烁又让阿秋找了一床被子将人卷了起来,帮着将圆筒般的棉被卷扛到阿秋肩上,

????陈烁对她道:“对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你把人扛过去之后,也跟着上车,别想跑,我会在后面一直盯着你的,如果你不上车,我就会立刻开枪打死你!”

????陈烁拿着枪在他面前点了点,给她开了门,阿秋会意的用双手扶住肩上一百多斤的棉被卷,佝偻着身子朝着门外走去。

????直到看着阿秋将裹着冯一贤的棉被推进车厢后座中跟着上车后,陈烁才将手枪收了起来。

????对面一直等候的何有力不明所以的朝着大门处望来,陈烁给他打了个手势之后,关上大门,重新回到了屋中。

????搜索了两圈后,陈烁除了在冯一贤的密室中发现一部电台之外,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倒是瞎忙活一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从冯一贤嘴里撬出点有用的情报!”

????无功而返的陈烁出了冯一贤的住宅,走到对面的汽车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老板,你怎么从他家弄出个哑巴来?”何有力奇怪道。

????“这是冯一贤的妻子,棉被卷里那位就是冯一贤本人!”陈烁淡淡道。

????“这冯一贤邀请老板你赴他的鸿门宴,您倒是直接把人给绑出来,我看行!”何有力粗着嗓门笑道,“那这两人我们怎么处置,这冯一贤不是有些来头吗?”

????陈烁看了眼瑟瑟靠在车门边上的阿秋,“扔二号仓库,把这哑巴和那小子关在一块儿吧,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

????对于阿秋被冯一贤折磨多年这个问题,陈烁好似没有心肝肺一般,并没有多少同情之感。

????冯一贤在执行一次日军潜伏任务时,说是由于不熟悉当地的方言,在游击队长面前露了底被抓了起来,生死关头时,是当时还是村妇的阿秋帮冯一贤骗过了游击队长的盘查,这才给了冯一贤活命和带领吉田覆灭游击队的机会。

????陈烁认为这个阿秋不止是猪队友,在当时很可能是对冯一贤见色起意才不管不顾的在游击队面前保下他,至于她后来被冯一贤折磨,割掉舌头之类的遭遇,陈烁只能说一句,真特么活该!

????“那棉被裹着那位呢?”

????“先弄断他两条腿,免得他逃跑,过不了多久我就叫人过来接收!”陈烁道。

????……

????汽车绕了几圈,转道去了二号仓库扔下哑巴阿秋之后,没有过多停留,又拉着后座一百多斤的棉被卷回了歌舞厅。

????没有耽搁,把冯一贤弄到歌舞厅的地下室之后,陈烁果真叫人先弄断了冯一贤的双腿,然后又在门外挂出了联络信号。

????等到孔建武找上门的时候,陈烁直接将面无血色的冯一贤摔到了他面前。

????陈烁对还在发愣的孔建武解释道:“冯一贤,来上海想要组织玉碎战,吉田的得力干将,多次为日军组建情报网,阴险残忍,诡计多端,所以我让人打断了他的双腿,免得他作妖你们应付不住;

????你把人带回去,撬开他的嘴,肯定能得到很多有利的情报,他要是不说你们就让他三天别睡觉,然后给他灌酒,一直到他说为止!”

????“老赵你想的可真他妈的周到!”孔建武反应过来说道,“你就这么把人绑过来,万一武藤找你麻烦怎么办?”

????陈烁不在意道:“这冯一贤受了吉田的命令,可着劲的撺掇武藤发动玉碎战,武藤志雄要是知道冯一贤没了,心里指定偷着乐!”

????“那好,后半夜的时候我就把人带回去,加急审讯,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撬出点有价值的情报!”孔建武说道。

????陈烁不知道,另一头,原本在冯一贤安排下于今天出狱的荣金山,此刻正茫然的走在街头。

????几天前,冯一贤突然来到监狱中找到荣金山,问他是否想重掌兴荣帮,拉徐先生下马。

????荣金山和徐晋林之间的矛盾原本就是表面矛盾,乃是当年兴荣两帮为了吞并上海滩各个帮派上演的一出火并戏码,二人表面上势成水火,实则私交甚笃。

????这位什么冯一贤突然到监狱中找到他,并说了一个计划,想要让自己合伙一起扳倒徐先生,他心中自然不肯,只是先假意答应合作,想着到时候自己不但能出狱,还能救昔年老友一命。

????哪里想到,到日子被放出了监狱,按照冯一贤所给的地址前来寻他,可是到冯一贤的住所后才发现,这里已是空无一人。

????空荡荡的屋子中,只有客厅沙发前的茶桌上摆放着一瓶打开的日本清酒和两个酒杯,一只空杯,一只还盛满了酒。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